【临大人物】王小古--曲终奏雅,“古风”犹长存
发布人:  发布时间:2015-04-30   浏览次数:497

人物简介:

    王小古(1915—1982),中国当代著名画家,原名王崇古,又名笑古,江苏灌南县人。早年毕业于灌云师范学校,后考入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学习。师从唐鲁臣,为入室弟子。初攻仕女,后转花鸟,犹擅牡丹、葡萄等。画作笔法精熟,墨彩交融,意趣隽永。1959年,作品《心花怒放》入选全国美术展,同年应邀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绘制《百蝶图》《玫瑰图》《牡丹图》。1979年再次应邀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绘制《国色天香》。另有《鸡上架》《扁豆蝈蝈》《墨牡丹》《枇杷公鸡》《四季花屏》等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及在重要报刊发表,或被单幅出版。
    王小古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就卓著的画家,还是一位贡献突出的教育家。他一生桃李满天下,培养了一大批出类拔萃的人才。所著《花鸟画技法十三讲》深入浅出,兼收并蓄,在业界有着较高的影响。先生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山东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,临沂大学副教授。
    2015年3月28日,“王小古先生百年诞辰作品怀念展”在沂河之畔举行,翰墨永芳、历久弥新,难得一见的真迹与各路书画大家相集,成画坛盛事。先生仙逝已逾三十载,仍获如此多缅记,令人感怀;曲终奏雅,德艺双馨背后,留给后人的是无尽财富。

 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    为报师恩,刘瑞轩在2005年王小古诞辰90周年时,整理出版了《古风长存——纪念王小古诞辰九十周年》一书,并通过二十多年的搜集整理和走访,整理出版了王小古年谱。2013年6月9日,王小古艺术馆在临沂大学落户,成为展示临沂大学优秀文学、艺术大师风采的“名人馆”。让小古先生的精神薪火相传,代代相承,真正实现“古风长存”。

王小古作品:

       

 

 



     

 

 

诲人永不倦,此风犹长存

    绘画造诣罕有比肩,在传道授业方面,王小古先生更有着难能可贵的品质,即使是在逆境中,他还能冲破种种阻力,向“冒险”前来拜师的人无私传授自己的画艺。据其入室弟子之一的刘瑞轩介绍,1971年,他还在相公中学任语文老师,听说著名画家王小古就在学校旁边的“五七红校”里劳动,便鼓着勇气前去拜师。
    “我向小古先生学习画艺,他却很谦和地喊我‘刘老师’,只因我当时也干着教师的职业。为了避开监视者的眼睛,学画时间都是在晚上。当时,先生所住的地方是农场猪圈对面的一间小茅屋,狭小昏暗简陋,小古先生亲手指导我作画到深夜,当我离开时他仍挑灯作画,那一年多的教诲让我受益终生。”如今已退休的刘瑞轩教授说。
    小古先生诲人不倦、无私奉献,更是彰显了宝贵的师德风范。1963年春天,王小古到菏泽写生,认识了赵楼牡丹园的技术员赵学曾(后由王小古改名为赵天楼),他很爱牡丹,愿向王小古学习牡丹画法。经菏泽教育局写信介绍,王小古带赵天楼来临沂学画。赵天楼吃住在小古先生家,学画三年。先生把他当作儿子一样看待,无私传授,搭上纸、颜料和功夫让其学画,终使其成为著名的牡丹农民画家。
    正如后人以楹联缅怀小古先生所言:“画意高超雅俗共欣赏,诲人不倦桃李满天下。”王小古先生一生辛勤耕耘、精心培养,鲁南苏北一带弟子渐多,画风相近,已逐渐形成“王小古画派”。这一画派主要成员聚集在临沂,也辐射到周边省市地区,如苏北的冯梦白、孟祥善,日照的马世治、丁鸿雁,枣庄的崔培鲁,菏泽的赵天楼、祁祯,淄博的魏君文等,还有远达广东汕头的马鸣。更令人欣喜的是“王小古画派”后继有人,他的弟子又传授带动一批弟子,现在也成为活跃在画坛的青年画家。

 

“三更灯火时”,身教永无言

    据王钱潮回忆,父亲王小古的生活节奏异常准确,每天都会四点左右起床酝酿作品或构思当天的教学内容,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。同样,在人们的记忆中,王小古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节假日这一概念。不论刮风下雨,还是逢年过节,先生每天都会花十几个小时在绘画上,上课之前要画,给学生们上完课还要画,别人求画他总欣然允诺、当场挥毫,直至积劳成疾,笔耕从未辍过。即便在下放时,住在与猪圈对门的一间茅草棚里,白天肩挑几十担水的疲劳,都没能抵消王小古对绘画的痴迷,每晚作画都到深夜。
    先生国画涉猎广泛,花鸟、山水、人物都信手拈来,尤以牡丹著称于世,晚年所画墨牡丹更至化境。常人不知,为了画好牡丹,他曾八下菏泽。先生很重视写生,为了画好葡萄,他和葡萄园里的工人结成了好友,到园里细心观察葡萄从开花、结果、成熟过程及其在风晴雨露中的形象,并向工人请教栽培和管理技术,他画的葡萄虽然生多熟少,但个个丰满圆润。苍劲的枝干,泼墨的叶子,浓淡枯润辉映,无不给人以清新愉快的美感。先生“功夫在画外”的执着,让他的弟子们终生受益。
    为了观察花鸟方便,先生更在自己宿舍门前小园里栽花种草,春天养一群小雏鸡,夏天养一二只蝈蝈,室内喂一只小猫。进入他的小院,颇有农家田园风味。贯穿小古先生一生的勤勉,即源自一脉相传的家风。小时候,父亲就对他要求非常严,不背会规定的诗文,不写完大仿,就用木棍敲头。正如先生在《自叙吟》中所写:“午夜读书声,邻里讶相惊。”
    王小古先生是一位多能的艺术家,在诗书画印方面都有很高的艺术成就。他一生几十年如一日,不管身处什么样的逆境,从没有放下过画笔,直到最后一息。他早年习画时,人物学任伯年,山水学四王,花鸟学恽南田,竹子学郑板桥,葡萄学天墀,工笔学宋人双钩。他曾反反复复临摩过许多名家作品,也潜移默化地广搜众家之长。中晚年他很重视写生,以自然中的万物为师,从生活中摄取物象,创自己画风格调,成自己的墨韵流派,创他自己的艺术语言,发他自己的艺术心声,开他自己的艺术之花,结他自己的艺术之果。先生一手“万人推崇”的牡丹,是“师造化、得心源”的结果,也影响了他的众多弟子。先生一生坎坷,却从未停止对绘画艺术的追求,他的勤勉与一丝不苟,已成为激励后人不断追求艺术进步的精神动力。

 

“身世苦酸甜”,不改乐观心

    注目沧桑,犹过经年。浏览先生真迹,回忆先生经历,可谓是一次精神的远行。世人眼中的王小古,在艺术道路上是成功者、佼佼者,但他坎坷曲折的人生不为人所知,他的诗句“葡萄身世苦酸甜”,正是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。然而,他久历风霜后仍乐观的人格魅力,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。
    常被画迷们称道的小古先生题画诗,有一幅工笔荷塘翠鸟图上所写的“小潮年不大,很爱画个画。清香满池塘,五采(彩)笔生花”,其背后有一段温馨的父女故事。先生的女儿王钱潮回忆起父亲时说,“父亲猝然离世时,我才20岁,除去中间动荡年代的分别,与父亲相伴的时光其实挺短,但他对我的言传身教却让我受益终生。” “1970年,我告别淮安的姥姥来临沂生活,与久别的父亲见的第一面,就是他被五花大绑押赴监狱。”
    在那个动荡的岁月里,王小古曾因一幅国画作品蒙受了十年之冤。1971年,走出监狱的王小古,又被下放到相公“五七红校”劳动改造,先是到鱼塘养鱼,后来到猪场养猪。喂猪、冲洗猪圈,每天几十担水,全靠王小古一肩挑。如此逆境并未把他打垮,为“红校”附近贫下中农画画,夜间悄悄教授学生习画,这成为那段暗淡岁月里让他爱不释怀而又怡然自得的最大乐趣。
    受家中书香画风熏陶,在与父亲分别的日子里,作为女儿的王钱潮从临摹人物绣像开始,摸索着自己学画。1975年,先生虽未平反,但有了一定的自由,回家看到满屋子女儿的习作,欣然为女儿生日创作了那幅工笔荷塘翠鸟图,并提笔写下了上面那首诗,这也成为对王钱潮一生的鼓励。在女儿的心中,虽历尽磨难,但先生不改和善、乐观与开朗的心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