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你一般的人——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书评
发布人:  发布时间:2015-06-24   浏览次数:379
    每次想写什么的时候,都会找一首合适的歌单曲循环,可是今天当我落笔的时候,却找不到一首合适的歌曲,没有哪一首歌的感觉可以和这本书相符。
    现在脑子混乱,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拼凑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形容。可能是以前把自己的所有情绪封闭的太久,有时候会忘记了要怎样表达自己的感受,总想着麻木自己,至少以后再受到伤害的时候,可以反应的迟钝一点,再迟钝一点,便不会再那么痛。
    看这本书的时候,我不仅一次地想过,张嘉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有这样一群朋友,有这样的经历。但是完全看完之后,又忽然觉得他和我们一样,又或者说我们和他一样,心里有一辈子忘不了的人,身边有一群关系很铁愿意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。生活本是一张白纸,未来会有怎样的颜色,全靠你自己描绘。写到这,忽然想起其中《摆渡人》中写的一段话“别人的画,怎么可能找到自己”。别人的画里找不到,可是别人的故事里却总能找到当初那个傻傻的自己。
    我羡慕他的朋友,不管是沉默寡言的茅十八,还是坚守爱情的管春,抑或是爱情末等生的王慧,还是暴走萝莉何木子,他们的生活看起来乱七八糟,爱胡吹乱侃,但他们没有欺骗,没有不讲道理,不羡慕别人,不攻击别人,活自己想要的样子。开心了一起唱歌,不开心了一起喝酒痛哭。其实朋友们在一起,不在乎何种方式,我只希望开心的时候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分享;痛苦的时候,有你们的拥抱。忽然想起多年前沉默寡言的自己被人欺负受委屈的时候,立刻有几个关系好的朋友跑来要为我两肋插刀和人打一架。这些陈年往事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暖暖的。虽然现在相隔很远,虽然不经常联系,但他们的面容在我脑海中还是如此清晰,就算久别重逢也依旧说说笑笑打打闹闹,仿佛还是昨天傍晚一起放学回家,今天早上又恰巧在小路遇到。在一切最好的时光里,都闪烁着我们所有人的影子,想念是有多么的安然无恙。
    我羡慕他的恋人,现在只想轻轻地道一声:亲爱的校花同学你好。看《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》的时候,笑着开始,哭着结束。看幽默的张嘉佳同学在听到校花同学说分手的时候,他一遍遍的说不分手,分钱,分钱,觉得整颗心都碎了。或许作者就有这种能力,他的语言幽默,搞笑,却常常在你不经意的时候,用刻刀轻轻地在你心上划一个口子,伤口不长,但很深很细。细到看都看不清,深到痛到骨子里。却又不是那种简单粗暴的痛的不能呼吸,他刻画出来的伤痛更像是针,轻轻地扎你的心窝;又像是脚踝上被划出了伤口,却还被海浪一遍遍地拍打。让你不小心想起多年前,喜欢过的那个白衣少年,他的发丝还飞扬在风里,他的笑容明亮而耀眼,又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他就是光,他占据了你的整个青春年少。他在图书馆翻过的书,他在自习室做过的位子,他骑单车驶过的大街小巷,都像一幅幅画飞速的掠过脑海,然后就只剩下一个背影和你说再见。我不是张嘉佳,他难过的时候会喝伏特加,我难过的时候会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喝可乐;我不是张嘉佳,时间长了我会忘,也许某天做梦还会泪流满面,但也可能只是为过去的自己而难过;我不是张嘉佳,我没有三十二岁,我有新的朋友我有新的生活我不会沉默,也不会歇斯底里。
    我们走在单行道上,所以,大概都会错过吧;季节走在单行道上,所以,就算你停下脚步等待,为你开的那一朵,也不是原来的那一朵了吧;偶尔惋惜,但不必叹息。雨过天晴,终要好天气。世间予我千万种满心欢喜,沿途逐枝怒放,全部遗漏都不要紧,得你一枝配我胸襟就好。就像这篇文章我只想让我那群朋友看见就好;就像这本书,未来我只送一人就好。